台灣“股瘋”1986~1990 老照片回顧台股曾經風光一時的歷史

台灣“股瘋”1986~1990 老照片回顧台股曾經風光一時的歷史
1986年到1990年,台灣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股市牛市。台股從1986年的1000點泡沫式飆升到1990年2月的12000點,創造了瘋狂的股市致富神話。然而在隨後的8個月裡,股指又從12000點狂瀉至2000多點,泡沫破滅,股市大崩盤,原來人人參與的金錢遊戲變成了無人倖免的噩夢。台灣股民成為這場股市“瘋潮”的最終買單者,“股瘋”過後,股市暴富夢終究支離破碎。
編輯/駱雯雯

1951年至1987年,台灣連續40年年均經濟增長達到9%,成為世界之首。勞動密集型的出口導向模式為台灣賺取了大量外匯,外匯儲備達到700億美元,僅次於日本,是當時人均外匯儲備最高的經濟體。經濟的飛發展使謀求更多的財富成為社會熱潮,也催生了更多人實現一夜暴富的念頭。類似賭博的博彩活動甚至一度成為社會主流活動,致富熱潮也在不斷膨脹。圖為1985年2月26日,台北,政府發行的博彩活動愛國獎券開獎,民眾擠滿了現場。

除了官方的財富儲備,台灣的民間收入也隨之大幅提升。島內居民工資收入快速增長,年底領取到高於每月工資數倍的獎金花紅成為常事,從1981年到1987年,台灣國民儲蓄額平均每年遞增21.46%,一度占到台灣GNP的38.5%。當時台幣兌換美元的匯率更從1比40上升到1比25元,大量海外熱錢湧入,使台灣島內資金氾濫,對股票市場形成了極大衝擊。 1986年,台灣股市在成立25年後,首次越過1000點大關,拉開了高速增長的大幕。投機的人們逐漸發現在博彩之外還有一種更迅速的賺錢方式。圖為1986年11月,台北,投資人在證券交易所關注股票。

1987年10月1日,台灣股票指數升至4600點,出現全球罕見的加速上漲。 10月3日,因為股價上漲過快,台灣當局約談了台灣主要證券公司負責人。受這個利空消息的影響,再加上美股崩盤,台指重挫51%,到1987年12月跌至2298點。然而這場牛市盛宴還遠沒有結束,新一輪的“股市狂歡”在股民激烈的抗議之後再度來襲。圖為1987年10月16日,台北,股市行情連日重挫,投資人第三度前往立法院陳情抗議,抗議政府乾涉股市。

1987年,在氾濫的資金的衝擊下,台灣各種資產價格也隨之飆升,土地和房地產價格在短時間內翻了兩倍,地下錢莊和投資公司的月利息率達到4%,甚至6%以上。巨大的資金流貪婪地尋找各種投資機會,而股票市場就成為最大的蓄水池。 1988年1月政府停辦愛國獎券,博彩熱度迅速冷卻,於是過剩的游資和急於發財的致富心理使投資人大舉轉入房市和股市,更有大量資金流入了地下投資公司。圖為1987年11月,投資人恢復樂觀,證券交易所內擠滿了投資者。

儘管1987年4月在台灣股市還不到4000點時,時任台灣證監會顧問余雪明就曾在多個公開場合表示“台灣股市跌是不可避免的”“股市再漲就不合理了”,但事實卻是從1988年開始,台灣股市進入了瘋長模式。 1988年6月,台指突破5000點大關,7月突破6000點,8月漲到8000點,2個月時間裡連漲3000多點。圖為1988年3月22日,日盛證券營業廳內的股市投資人。

1988年6月9日,台灣股市大放異彩,一舉衝破五千點大關,在五彩繽紛的氣球助陣下,號稱"破天價"的指數讓投資人雀躍不已。

1988年8月9日,台北,股市十日以七千一百廿點零九收盤,創新股市高峰。


就在人們認為股市即將衝破一萬點大關的時候,台灣當局對股市開始了第二次調整。 1988年9月24日(週六),為抑制股市泡沫,台灣財政部門負責人郭婉容宣布,自1989年開徵“證券交易所得稅”,這項收稅原本月1985年被取消。儘管稅率只有千分之三,但台指還是出現了狂降的勢頭,指數從8813點連跌19天到4645點。圖為1988年9月29日,台北,多達七百名股票投資人包圍財政部,要求見財政部長郭婉容,對股市動盪表示抗議。


當局的調整舉措使台灣股市重挫。連續出現了18個無量交易日,每日成交額從700億元暴跌到平均10億元左右(最低時只有1.32億元)。股市從9點開盤時就亮起“跌停板”燈號,各證券公司也從昔日的人山人海變得冷冷清清。憤怒的股民開始走上街頭抗議。 1988年10月21日,台北,台灣股市跌勢不止,投資人走上街頭抗議。


由於連日的請願都沒有結果,憤怒的投資人把矛盾指向了執政的國民黨當局。圖為1988年9月,台北市,抗議財政部徵收證券交易所得稅的投資人在街頭募捐經費支持在野黨,希望能激起執政的國民黨重視,挽救股市。


投資人的抗議持續了近一個月,持續的抗議使社會不安氣氛日益膨脹。
圖為1988年10月12日,台北,股票投資人頻頻在街頭抗議。


為了化解危機,保住選民,台灣當局作出讓步。 1988年10月22日(週六),台灣證券交易所總經理趙孝風以台灣證券市場管理人的身份,邀請台灣股市的多位知名股票做手吃早餐。 10月21日,也就是這些做手們聚會的前一天,股市成交量由10月20日的4.3億元大增為187.3億元,由前一天的跌155.19點減為跌76.86點。做手與大戶大量買進股票,達到了阻止賣出的目的。被深度套牢的投資人在觀望一段時間後,選擇了繼續跟進。圖為1988年10月20日,台北,由台北市七家以上證券公司職員和股票投資人所組成的民眾請願團體,聚集台北市議會要求前議長張建邦(左一)救市。


在股民們狂熱的投資熱情下,股市很快迅速反彈。 1989年6月,台指創下9000點新高,並在隨後的幾天內如期突破一萬點大關。圖為1989年3月2日,台北,台指大漲116點,證券交易所內的投資人喜笑顏開。


1989年6月19日,台灣股市當日亮出“萬點”星光,加權指數以10013.42衝破一萬點大關,交易所裡股民大開香檳慶祝。


這種前所未有的泡沫式瘋漲,使得當時台灣股票市場已經變味,成為一個不產生實際價值的“賭場”,股市原本應該具有的合理配置資源的功能已然無從談起。當時參與台灣股市的一位美國基金經理Steven R.Champion在他記錄台股大牛市的傳記中寫道:那時候的台灣人似乎找到了如何超越光速和擺脫其它物理限制的方法,他們到達了一個時鐘停擺,平行線交織的奇怪空間,正常的金融和商業法則在這裡都不再適用。圖為1989年春,台北,各地投資人在交易所內紛紛搶購股票。圖片來源: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理想國系列圖書《歲月台灣》第四版秦風編著


在連續的暴漲之中,賺錢效益高的巨大誘惑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參與股市。數據顯示,到1990年3月泡沫頂峰時,活躍交易賬戶從1988年6月不到60萬激增至460萬,炒股成為全民運動,幾乎每個家庭都在參與股市狂歡。圖為1989年12月4日,隨著股市的熱絡,證券公司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立,查看行情的“號子”到處可見,原來是電影院、歌廳、餐廳、畫廊的建築持有者,也因追求利潤,改裝成證券公司營業。


當時的台灣股票市場幾乎是買什麼賺什麼。有文章稱,在台灣1987年到1990年的三年牛市過程中,任何一個人採取“扔飛鏢”式的隨機選股策略,都可以獲得平均8.5%的月回報率,而一些膽子更大的人,如果使用當時還屬於非法的融資融券工具,月回報可以很容易達到15%~20%。圖為1989年5月25日,台北市,查看行情的“號子”外停滿機車。為爭取“時效”,方便停放的機車成為股民的主要交通工具。


股市帶來意外財富讓台灣各階層都沉迷其中,許多人離崗跑去炒股票,造成產業勞工短缺。輕易而來的意外財富讓很多人無心工作,股市當時是9點開盤,12點收盤,很多炒股的太太們在收盤之後,先找一家像樣的餐館吃飯,下午就去唱歌、跳舞、逛百貨公司。圖為1988年6月11日,台北市,在勞工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醒目的大型布招常見於各工廠的廠房。


上到政策制定者,下到普通民眾,都紛紛被股市吸引,在對股市的狂熱中逐漸失去了自我。學生曠課炒股,計程車司機為趕去看行情拒載乘客,寺院僧人炒股,公務員炒股。當時的一些例如“勞動保險署”和“公共住房署”的政府部門在股市下午收盤後才開始恢復辦公,整個社會都陷入炒股狂潮中。圖為1989年3月9日,台灣聯合晚報所舉辦的巡迴股市系列演講會上,現場人山人海,座位及走道擠得水洩不通,主辦單位只好請聽眾坐上演講台。


在全民狂歡的股市暴利背後是股票市場濃烈的投機氣氛和越吹越大的股市泡沫。台北股市的日平均交易量從牛市開始時的不足1000萬美元,飆升到最高56億美元,單日最高成交量記錄為76億美元,是當時紐約交易所和東京交易所交易量的總和。圖為1989年2月10日,台北,股市開市,一家證券公司請來樂團演奏,慶祝紅盤開市。

巨大的交易量不僅依靠膨脹的市值,還依賴於高換手率的推動。 3年間,年換手率從開始的不到兩倍升到最後的6倍,顯示出極度短線投機的氣氛,而且90%的交易量都是由散戶創造的。圖為1990年1月23日,農曆春節股市封關的日子,台北天仁證券內擠滿投資人搶股過年,觀看股票情形。


在當時投機氣氛濃烈的市場格局下,操縱股價成為莊家們最有效的盈利模式。當時的台灣股市垃圾股爆漲,績優股落後。一隻台灣本土銀行股票在泡沫最高峰時,總市值竟是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富國銀行等五大銀行市值的總和,而其淨利潤卻只有這五大銀行的5%。到1990年1月,台灣股市開始了最後的瘋狂,創出了12495點的歷史新高,當時市場樂觀情緒的瀰漫已經無法控制,人們普遍認為股指將很快突破15000點。圖為1990年1月31日,馬年股市開紅盤,行情上漲,指數達到12054點,再創高峰,各“號子”為博好採頭,大放鞭炮。


1990年2月,台幣升值趨緩,貿易順差也未再度走高。台灣股市在創造了全球股市前所未有的3年漲12碑額的奇蹟後,在貿易順差縮小,政府連續加息、拓寬投資渠道、打擊非法金融等一系列組合拳的重擊下,牛市開始動搖,加上1990年突然到來的海灣戰爭這一催化劑,台灣股市最終被徹底擊垮。在1990年2月至10月間,台股由12495點狂洩至2485點,8個月的時間裡跌掉10000點。圖為1990年5月,台北,投資人在證交所內看著一片慘綠的股市行情。

台灣股市泡沫的破滅,使台灣股市嚴重受挫,交易清淡,成交量從1989年的25.41萬億縮至1992年的5.92萬億,上市公司總市值佔GNP的比重從1989年的155.6%降至1992年的48.1%。股價下跌後,土地價格也開始暴跌。房地產平均單價從1990年最高峰時的每坪23.61萬元新台幣降至1991年的15.92萬元,下跌了67.43%。圖為1990年7月17日,台北,天仁證券交易所內,到現場關心股市的投資客少之又少。


1990年的暴跌成為一場徹底的崩盤。在這次股災中,那些海外熱錢早已獲利出逃,所有損失都由台灣本土投資者,尤其是個人投資者承擔。在這場股災中,很多人都傾家蕩產,遭受巨大損失的有莊家和主力,但更多的還是那些散戶。在台股從12000點回跌的過程當中,許多人屢次抄底,屢次被套。從12000點回到8000點以下,有人開始進行買進,7000點買進,6000點買進,5000點更是買進,最後一路跌至2485點,許多人把牛市賺的所有錢都吐回了市場還不夠。圖為1990年6月22日,股市連月重挫,證券投資人協會到立法院請願,督促政府有關單位速謀良策,挽救股市危機。


經過了一場暴跌的大洗禮之後,那些因炒股致富的太太們也結束了優厚的生活,重新回歸家庭和工作。一場大股災讓很多台灣股民認識到,股市並不是提款機。股市泡沫造就了短暫的暴富神話,很多台灣股民在經歷這次股災之後,也告別一夜暴富的幻想,重新回歸平常的生活。圖為1990年10月3日,四百餘名證券投資人赴立法院、國民黨中央黨部請願,打出“破產”字樣的橫幅。

編輯/駱雯雯
news.163.com

參與討論

相關文章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